天水:非法取土致人死亡案一波三折

编辑:肖汉丽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发布时间:2015-05-25 浏览次数:

记者 马震坤

因非法取土致山体滑坡,直接导致当事人死亡,其家属提起的民事赔偿案件,已经进入第三轮审理,甘肃天水中级人民法院两次发回重审。如今,案件又上诉至天水中院,如何结案,不得而知。

甘肃天水两级法院陷“循环审案”怪圈

甘肃省天水市社棠镇怡轩园鱼庄的业主孙小明万万没想到,自己为了垫平院子需要买几方土而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诉讼中。

早在2011年5月5日,孙小明与清水县草川铺乡草川村农民李永红约定买一车土,双方口头约定一车土加运费总共300元。

孰料,李永红在取土过程中,遭遇山体滑坡不幸遇难。李永红家属提起的民事赔偿案件,经历数度审理至今未果。

原本一审判决不承担责任的孙小明,被辗转几次审理后,又被同一法院判决承担主要责任。2015年4月22日,天水市麦积区法院第三次对案件作出判决,认定李永红与孙小明之间为雇佣关系,但李永红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遂判决由孙小明赔偿李永红父亲李根代等亲属各项费用278677.80元。

近日,孙小明提起上诉。

取土遭遇不测

2011年5月5日,正在筹建鱼庄的孙小明发现院内一块地方比其他地方稍微低了一点,他觉得应再拉一车土垫一下。他想起了经常揽活的李永红,二人在电话里约定好一车土加运费总共300元,至于到哪儿去装土,孙小明没有要求,只说明将土拉来后给其结账。

李永红拥有一辆解放牌翻斗车,挂靠在天水市华通运输有限公司名下,常年在天水市麦积区社棠镇揽活从事货物运输。

当日下午,李永红驾驶着自己的甘E10921解放牌翻斗车,来到距离社棠镇不到5公里处的伯阳镇花南村,村北的渭河南岸山崖边坡处有一家该镇兴仁村刘美泉开的土场,那里的土比较便宜,一车土65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李永红给刘美泉结算完毕,将车开到坡下等待挖土机装土期间,只听一阵轰鸣,李永红还没有反应,山崖上坍塌的土从天而降,将李永红及其翻斗车全部掩埋。当时,现场的两台挖掘机也没有躲过这场劫难。唯一幸免的是挖掘机司机,他想方设法爬出驾驶室,被随后赶来的120急救。

事故发生后,麦积区人民政府组织公安、消防、国土、安监等部门进行了全方位施救,挖掘机和李永红的车辆被挖出,但李永红的尸体却没有找到。由于此地出现滑坡现象极其危险,8天后,政府停止施救,确定李永红已无生存的希望。

事发当日,天水市国土资源局麦积分局委托甘肃省地矿局第一地质矿产勘查院展开调查工作。此后,该院提交了伯阳镇花南村崩塌应急调查简报,认定该起事故的原因系人为非法取土造成山体崩塌,灾害等级属于中型。

随后,应李永红亲属的要求,麦积区政府组织伯阳镇政府、西坪村委会以及刘美泉等协商后事,但未达成一致意见。后麦积区人民法院委托区价格认证中心对李永红的车辆进行了鉴定评估,确认车辆已报废,价值92255元,台班费16800元,合计109055元。鉴定费1000元。

死者亲属提起诉讼

无奈之下,李永红的父亲、母亲、妻子以及3个儿子一纸诉状将麦积区伯阳镇西坪村村委会、刘美泉,孙小明作为第三人一同告上法庭,要求判令被告连带赔偿各项损失近89.8万元。

据了解,2011年4月初,伯阳镇西坪村村民委员会决定给上坪村修路,将这一工程承包给刘美泉。双方口头约定,路修好后,西坪村委会给刘美泉付款。于是刘美泉雇佣他人取土修路。

这期间,因为将土倒进了河道内,刘美泉的土场被麦积区水利局河道所处罚,责令其关停。但20多天后,刘美泉又开始施工,这次他是廉价出售土方。

麦积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告麦积区伯阳镇西坪村村民委员会决定给上坪村修路,未依法取得相关部门的批准,对易崩塌地层的结构和刘美泉的安全生产能力及条件疏于判断;被告刘美泉承包该工程,挖山修路供土,未完善安全生产措施,而从事高度危险作业,直接威胁不特定的群体生命、财产安全,二被告的行为具有违法性,与本案受害人李永红的被埋有因果关系,应负主要责任。李永红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意识到山体崩塌的危险,其疏于防范,也应承担相应责任。孙小明证实与李永红之间形成买卖关系,李永红有权自己决定从哪儿拉土或者不拉,故本案孙小明与事故的发生没有必然的关系,孙小明在本案不承担责任。遂作出了由被告刘美泉、麦积区伯阳镇西坪村村民委员会共同赔偿原告李永红亲属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误工费、车辆损失费、精神抚慰金等541919.43元的70%即379343.6元,第三人孙小明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的判决。

宣判后,刘美泉不服,向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2012年2月27日,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审判决程序不当,认定事实不清为由作出裁定,撤销了麦积区法院的(2011)麦民一初字第97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

2012年4月12日,李永红的亲属以本案出现特别程序为由,向麦积区人民法院提出了撤诉申请。4月13日,麦积区法院作出了准许撤诉的裁定。至于为何要选择撤案,2015年4月6日,李永红的父亲李根代告诉记者:“中院发回重审时有一个内函,让我只能选择孙小明,如果选择村委会和刘美泉作为被告,麦积区法院都不立案。所以撤案是为了重新立案。”

跌宕起伏的再次诉讼

接下来的诉讼,冰火两重天。

非法取土的西坪村委会和刘美泉似乎逐渐淡出了李永红亲属的视野,而原先作为第三人的孙小明却被直接推到了前台。

2012年9月24日,李永红的父亲、母亲、妻子以及3个儿子一纸诉状将孙小明单独告上法庭。

这次更改的诉讼理由是李永红拉土时,“社棠怡轩园鱼庄”正在筹建,他受雇于该鱼庄老板孙小明,为其提供劳务服务。

麦积区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孙小明与受害人李永红之间形成事实上的劳务关系。本案系提供劳务者遇难责任纠纷与生命权纠纷诉的竞合,原告依法可选择其一提起诉讼,原告方选择了前者,因此,本案涉及的法律关系应当是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应当由被告孙小明作为雇佣者承担责任。从证据、法律关系特征、提供劳务者拥有生产资料的现状等分析,被告孙小明主张其与受害人李永红系买卖合同关系不能成立。

2012年12月16日,麦积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麦民一初第1415号判决,判令被告孙小明赔偿6位原告死亡赔偿金、交通费、取证照相费、车辆损失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481263元的60%即288757.8元。

对于这样的判决,孙小明实在想不通,2013年1月3日,他向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

2013年5月18日,甘肃省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开庭审理。2014年11月7日作出裁定,认为麦积区法院的原审判决程序不当,撤销了该民事判决,发回麦积区法院重审。

第三轮审理

2015年3月26日,麦积区法院对这场跨越时长3年之久的民事官司再次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庭审前,孙小明依法向法庭递交了追加第三人申请书,要求将刘美泉和车辆挂靠单位天水市华通运输有限公司一同追加为第三被告,以明晰权责,定纷止争。理由是,2011年5月5日的事故,直接的侵权责任人为违法开山卖土获取利益的刘美泉,甘肃省地矿局第一地质矿产勘查院出具的《麦积区伯阳镇华南村崩塌应急调查简报》中的成因分析载明:“由于人工开挖边坡坡脚建窑、取土,坡体上部土体外凸,下部近于悬空。土体在重力作用下向外侧产生拉力,形成外侧力矩,在坡脚不断开挖过程中,外倾力不断增大下,土体开裂形成崩塌体。”

2015年4月22日,麦积区法院第三次对该案作出判决,认定李永红与孙小明之间为雇佣关系,但李永红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遂作出由孙小明赔偿李永红父亲李根代等亲属各项费用278677.80元。

对于这种判决结果,孙小明不服,日前再次向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上诉状。

孙小明认为,这份判决显失公正的原因是,在法院的庭审中,有一份关键性的证据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原件。

“李永红出事当天,刘美泉不承认李永红被滑落的土所掩埋,为了配合有关部门调查事实真相,李永红的亲属及其委托人找到我,让我作出当时李永红是在土场拉土的证明,出于良心考虑,我就写了一张内容为‘受害人李永红,男,41岁,汽车司机,在我鱼庄拉土运输,未与我鱼庄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的证明。然而在随后的庭审中,李永红的亲属向法庭提供了这份证明的复印件,在整个字里行间少掉了一个‘未’字,意思完全相反。”孙小明说。

案件的第三轮二审结果会如何,不得而知。但让孙小明苦恼的是莫名其妙陷入这场无妄之灾,“幕后一定有一双黑手在作怪。”孙小明一声叹息。

【郑重提示】凡本网注明“天天天水网-天水日报讯”、“天天天水网-天水晚报讯”、“天天天水网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水日报社。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天水日报社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天水日报社授权使用作品的(天水政府网、天水党建网和各县区政府网站和外阜媒体),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天天天水网”。否则即涉嫌侵犯天水日报社法定权利,依法将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凡已涉嫌侵犯天水日报社版权的单位、个人,应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若继续置若罔闻,天水日报社将通过法律手段追究其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天天天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我有话说
最热评论
  • 半度时光 半度时光

    此案既然是非法取土造成的安全事故,死了人,那就应该顺理成章的依法追究非法取土的土场负责人,即西坪村委会。而我们看见的只是这个倒霉的替罪羊在那打官司,这非法取土的犯罪分子是潜逃了,还是被什么人保护起来了。。

  • 半度时光 半度时光

    太冤枉了吧。

  • 半度时光 半度时光

    惨啊。。。

  • 麦积山 麦积山

    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击一切损害国家形象的事

  • 麦积山 麦积山

天水速购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