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丑子: 一个民间收藏者“癫狂”的理想

编辑:姚宇来源:天天天水网发布时间:2015-01-25 浏览次数:

  “你选择了坚守,也就无法再去拒绝落寞。”这是张家川县民间收藏家马丑子发在微博上的一句话,也是他执着民间收藏20年的真实写照。在收藏中收获喜悦和理想,也让他身陷窘境,如今,年过半百的马丑子依然不愿意放弃20年前的梦想,他坚守着收集天水及其周边地区古陶器的最后一片净土,每次听到有人要出售中国远古文化陶器的消息时,仍然会热血贲张,按捺不住。

  其实马丑子的本职与收藏毫无关联,他是一名以皮毛生意起家的商人。他在商海里跌宕起伏,见证了张家川龙山皮毛市场的兴衰,他错过了扩张生意的最好机会,当同行们的生意风生水起时,他唯一的收获就是几房子堆积如山的陶器,但这份坚守让他感到满足。如今唯一让马丑子担忧的就是,他热衷收藏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以天水为核心区域的古代陇右地区的古陶文化,但现实却是,因为财力人力不足,大量收集到的古陶器难以保全,他渴盼着能给这些古陶安个家。

(青铜镜 、带钩 、青铜腰刀 )

  二十年收藏古陶上万件

  张家川县城的水木金华宾馆,是马丑子临时的家,因为痴迷收藏,经商多年的他至今没有在县城购买房产,只能蜗居在茶园的办公室里。

  走进马丑子的办公室,第一感受仿佛走进了陶器“仓库”,历史上各个时期的彩陶器见缝插针地摆放在房子的各个角落里,还有许多无法陈列的陶瓷器及残片装在纸箱里,码在办公室的过道上,就连马丑子半边床上也堆着不少陶器。在距离办公室不远的其他五间腾空的客房里,也满满地摆着陶器。这些陶器中,有最为普通的光面陶罐、有装饰花纹的釉罐、外表镂空带有内胆的,还有两个为一组的套罐,因为数量庞大,加之人力财力等条件限制,马丑子只能粗略地将收集到陶器大致分成了四类,每个房子各放一类,还有许多没处安置的陶器只能留在乡下的老家里。

  马丑子很忙,要照顾茶园的生意,还要忙着四处搜寻陶器,这让已经年近半百的他多少有点力不从心。但每逢闲暇,当他坐在他的陶器中间,把玩整理陶器时,会让他精神焕发而且充满成就感,因为他认为他收藏的陶器足以阐述整个华夏古代制陶文化及人类生存的脉络。

  今年48岁的马丑子原本是一名皮毛商人,职业和收藏毫无关联,但收藏陶器二十年,已经让他有了识别陶器的慧眼,现在的他只要听到哪里有人要出手陶器时,就会第一时间赶到那里淘宝,在别人看来或许一文不值的烂陶瓦片,他都能说出一番名堂。马丑子说,在别人的眼中,看到的或许是一堆破旧的瓦砾,但在他看来确实是最美的风景,每当看到这些陶器或者陶片,他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这个陶片背后的故事,或者是普通人家茶米油盐,或许是沙场上勇士们金戈铁马。

  在马丑子的案头,最吸引他的一件陶器是两口贯通连体杯,每每把玩,他都对这件陶器倾入极大的仰慕,在他看来,这件普通的陶器上凝结着古人伟大的智慧。据他介绍,这是一件仰韶文化的实用酒器,但用途非常特殊,主要是用于两个交战的部落在和谈时,部落首领喝庆贺酒所用。同样一种酒注入酒杯,两人各执一耳,分别从两端饮用。在庆贺和平的同时防范对方酒里下毒,既饱含对和平的渴望,也时刻不忘警醒,这就是理想与现实之间冲突的极端体现。

  然而,这也是他的理想和现实之间的激烈冲突。 

   “收藏抢救渭北流域及其周边地区古陶的事,让我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来做确实勉为其难,一方面我没有专业的文化知识,另一方面以我的经济能力来做保护古陶文化无疑是杯水车薪。可是没办法,因为这个事情无利可图,比我有知识有实力的人不感兴趣。另外这些古陶是不可复制的,我不收藏抢救,很可能几十年后我们人类文化灿烂的古陶文化会有断代的危险。”

(仰韶文化彩陶钵 )

  收藏的初衷只为保护陇右陶文化

  马丑子身上有一种混和的气质。他是一位商人,却和一般商人不同。他更像一位有着文化抱负的“文艺中年”。

  “关山是一种高度!”马丑子这样说。

  这个来自关山脚下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的穆斯林并不搞文学,却与文学界有着密集的交集,二三十年如一日。他去兰州、天水,能很快召集一帮全国著名的诗人、作家团聚。他能背诵周围诗人所写的许多诗,王若冰的,雪潇的,李继宗的,还有丁念保的。

  马丑子把李继宗的一首诗《黄昏以后》挂在嘴上:

  城北黑了/前河沿黑了/积雪的田亩黑了/场院黑了/去年丝结椽头的蛛网黑了/堆在墙根的劈柴黑了/去往新疆的路黑了/丑子与何世全商量的一件大事黑了/羊皮贩子的脸黑了……

  李继宗这首诗发表后,马丑子的生意一夜间亏了200万!当时而言,确实是“羊皮贩子的脸黑了”。

  马丑子说,他是第一个把洋芋卖到马来西亚的人,2002年,第一批天水土生长的土豆经过天津塘沽港口运抵马来西亚。开创了我市农副产品走向国际市场的先例,见到他时偶尔会用几句马来西亚土著语来展现他的自豪。

  “文艺中年”马丑子滔滔不绝地演说,不停地强调“关山是一种高度”。他把“横看成岭侧成峰”、“会当凌绝顶”、“壮怀激烈”这样的词句揉进自己的即兴演讲中,排山倒海,力量惊人。看他那炯炯目光,真像关陇古道上的一只鹰隼。

  这些都丰富了马丑子的文化情怀,也是他走上陶器收藏之路的原因之一。

  马丑子当时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时,他的眼睛是用来识别皮毛的,一块皮子品相如何,有何用途,他看得非常准。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不可自拔地迷上了收藏陶器,从此他的眼睛再也看不到让他发家致富的皮毛,只有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的陶器。

  马丑子清楚地记得,那是20年前一个秋天的午后,他到张家川龙山镇收皮子时,看到一户农民家的砖垛上放着一件造型非常奇特的笔筒,整体形状就像松树遒劲的躯干,马丑子取下来,擦去笔筒上的泥渍,才发现上面写着“清风明月”四个字。马丑子越看越喜欢,最后简直爱不释手,这家的男主人见状非常奇怪,告诉马丑子,这是孩子从外面捡来的,听人说一样的还有不少,好像是从垃圾里面捡来的东西,,他也感觉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就扔到外面砖垛上。如果你喜欢,可以直接拿走。

  马丑子带着笔筒向张家川一位搞收藏的老人询问,老人告诉他,这是一件清晚期至民国前后宣化岗的东西,是当时张家川穆斯林哲赫忍耶门宦传教时,为了争取各民族和睦相处而烧制的陶制礼品,专门送给当地的汉族士绅和普通百姓。虽然这些陶器本身没有什么投资价值,却记录着张家川县各民族团结和睦、共同繁荣的历史,因此这些陶器对于张家川这个甘肃唯一的回族自治县而言意义非常特殊。遗憾的是,目前人们还没有保护这类陶器的意识,许多陶器都认为没有经济价值就他们遗弃或者损坏,只怕几年以后类似的陶器就很难再见到了。

  老人的话让马丑子的心隐隐刺痛。更触动他的是,在他个人出资在张家川举办的第一届关山文化笔会时,一位文学界挚友送给他的一句话:“人一辈子总要留点什么给世人,是贡献、骂名或者是连儿孙都记不住的平庸,你马丑子挣钱再多,不可能留座金山,你要知道自己为啥而活着。”这句话时

  马丑子触动很深,他开始踏上了痴迷收藏古陶器的道路,而且他收集的范围也越来越广,他从张家川本地的宣化陶,到新石器时期的陶器,石器,骨器,铜器等。,只要他认准的东西,他会义无反顾地买下来,而且他给自己立的规矩是“只进不出”,这与市面上的文物贩子“以贩养收”的路子完全背道而驰,许多文物玩家对他的评价是“只要过了马丑子的手,抠都抠不出来!”但“只进不出”就像一滩泥沼,让马丑子收藏的道路越走越难。

(战国殉葬俑)

  在质疑和困顿中坚守收藏梦想

  2010年前后,在马丑子仍然坚持用自己的餐饮和皮毛生意来苦苦支撑他的收藏梦想时,张家川甚至全省的整个市场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一些皮包公司都开始试水房地产行业。马丑子生意上的朋友,邀请他加盟地产分一杯羹但被马丑子拒绝了,因为他在收藏古陶文化的路上已经走得太远,远到资金链濒临断裂。

  当别人开始全力进军房地产行业,并在县城、天水市区甚至省城兰州陆续购置房产时,不得已的他,为了维持生意,几度搬家。张家川县有这样一句童谣“搬家一次搬不动,搬上三次家里只剩一根棍”,马丑子搬家何止三次,搬家过程中,丢掉的东西不计其数,但他没有舍得丢掉一件陶器。这种痴迷或许在他看来理所当然,但对于别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家人以及生意伙伴不满的情绪正在日益积累,马丑子有四个儿子,都已学业有成,单因为某种因素都未能有正式工作。同时和马丑子起步做生意的同行,给儿子结婚的贺礼是装修精美的新房,但他新婚的儿子得到的却是父亲经营的宾馆里一间宿舍;别人为助儿子创业送上的是整迭的钞票,马丑子给的是一句“钱要自己挣”的忠告……

  有一天,火山终于爆发了。2011年的一天,马丑子的父亲再也忍受不了儿子“玩物丧志”,争执当中,抄起头对存放在老家的陶器一通猛砸,几件马丑子心爱的陶器当即被砸成碎片,马丑子拦下了愤怒的父亲,把他送回屋后,一股从心底发出的悲凉让他几度失声。

  生意不景气,家人不理解,让马丑子痛苦万分,但当他看到被人们鄙夷抛弃的陶器时,仍然无法做到冷眼旁观。马丑子苦笑着说,他现在有种救世主情节,仿佛他对这些陶器置之不理,它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一样。

  2013年冬天,他在宁夏青铜峡看到了一件残破的陶罐,这是一件远古时人们日常使用的取水器,虽然残破,但做工精美,棱角分明,几千年的岁月并没有磨平它粗犷的刻纹。马丑子分明在这个残破的陶罐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思绪难平,写下了这样一首小诗:

  只因与你邂逅、我饥肠碌碌衣不遮体如约坚守了四千年!我千里迢迢风餐路宿虔诚等待了四千年!

  只因与你结缘、我异巢成兽折断翅膀相思了四千年!我赤足大漠横笛长河寻找了四千年!

  这一刻:你突然的造访让我手足无措一身茫然!你离奇的身世和凄美的面容让我内心震撼!

  我想、你一路走来、你一路艰难的走来、曾经历了怎样的隐忍与凶险?

  看着你、我才领悟到你虽然把肋骨做剑、但你保全了千年的贞操和万世的尊严!

(人物俑 )

  期盼为天水陶器安一个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丑子的藏品越来越多,在收藏界名气也越来越大。为了确定藏品的价值,他邀请到了我市文物专家、文博副研究员汪保全,汪保全在详细查看了马丑子的藏品后,认为马丑子收藏的陶器大部分都是真品,藏品类别宽度涵盖从史前到明清的巨大范围,而且从收藏的规模来看,在天水及其周边都是比较少见的,他的藏品的实用期涵盖了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研究天水周边的陶文化历史具有一定的意义。

  专家的肯定让马丑子兴奋非常,他家人对他搞收藏的态度也从抵触到默许,再到认可。马丑子对收藏的热情也越来越高,甚至当他为新成立的陶文化公司起名字时,毫不犹豫地在注册表上写下了“甘肃云鼎陶文化有限公司”几个字,“云鼎”是马丑子才一岁的孙子的名字,他期盼着儿孙们能在他力不从心之后,把收藏保护丝绸之路古陶文化的责任继续传承下去。

  但更现实的难题摆在他的面前,首先是藏品无处存放,其次是这些珍贵陶器的安全无法保证。

  马丑子算过一笔账,以他目前的经济实力,根本不可能再单独租赁或新建一处能妥善存放陶器的地方,每次淘来的陶器,他只能散乱的摆放在办公室甚至是客房里,但现在再也腾不出一间能让他当“仓库”使用的地方了。更令他担心的是陶器的安全问题。就在今年5月份,几位外地的客商找上门,说是谈建陈列馆的事情,但最后却挑了十几件精品陶器,并想以不扉的价格将其买走,马丑子当场拒绝了。就在离开的时候,对方撂下一句话:“这东西我们拿不走,你也留不住。”这让马丑子非常担心,因为此前他已经遭遇过有人试图盗窃陶器的情况。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文化市场的日趋开放,天水文物外流的情况十分严重,与马丑子一样的民间收藏爱好者也经常遇到外地收藏人士向他们购买藏品的事,但他们都希望这些在渭水流域人文始祖有着深厚渊源的文物,能够留在家乡,为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发挥作用。他们和马丑子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希望在政府有关部门或企业的资助下,能够建立相关的民间博物馆或者由官方将其保存起来,让宝贵的文物能够找个合适的“家”,让它们在提升城市文化品味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

  有专家也认为,我市历代先民遗留下来的具有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的文物品散失在民间的数量非常大,对于传统文化的整理、认识也都有一个过程。正因为此,通过文物艺术品的市场化、大众化,使民间收藏文物艺术品有效填充文博部门收藏的空隙,可以防止文物艺术品外流,是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弘扬民族优秀文化的有效途径。

  10月15日,就在记者结束采访返回天水的途中,马丑子又打来电话,说他又找到了一套古代天水地区的陶制下水管道,如果能证实是真的,很可能会将天水人使用下水道的历史上推上几千年,口气一如往常的激动,他热切地期待有专家学者能够关注和挖掘出这些陶制管道背后的辉煌,正如政府或者有关部门能够关注到马丑子这个普通的农民为保护天水古陶文化所做的努力一样。


【郑重提示】凡本网注明“天天天水网-天水日报讯”、“天天天水网-天水晚报讯”、“天天天水网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水日报社。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天水日报社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天水日报社授权使用作品的(天水政府网、天水党建网和各县区政府网站和外阜媒体),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天天天水网”。否则即涉嫌侵犯天水日报社法定权利,依法将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凡已涉嫌侵犯天水日报社版权的单位、个人,应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若继续置若罔闻,天水日报社将通过法律手段追究其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天天天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我有话说
最热评论
天水速购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