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迹】张大千麦积山观音图

编辑:漆艳来源:天天天水网发布时间:2016-03-04 浏览次数:

张大千麦积山观音图

□天水日报记者  成雄  孙镇

21.JPG

1943年10月,张大千从敦煌赴成都途中,在天水作短暂停留。

张大千在天水期间,拜谒麦积山石窟是重要内容。大千一行到了山门,荒草没径,寺内又无住持接待,询问香客,香客答:“和尚回家去了!”大千先生即信口吟道:“自古名山皆有寺,未闻和尚也有家。”少顷,住持朱普净至,始为盥洗供茶。此时山雨乍来,绵绵不绝。张大千立于寺前遥望烟雨迷蒙中的大佛,似有所思,乃应朱普净之请,在残破的寺庙中展纸泼墨,为绘观音像一尊。

这尊观音站像是纸本,淡墨白描,只有寥寥几笔,线条甚至屈指可数,似于三五分钟内一挥而就。

张大千观音图纵122厘米,横40厘米,已经装裱。图绘一菩萨站像,身高94厘米。椭圆面型,蛾眉凤眼,樱桃小口,发髻高耸,头顶巾,身披袍,怀抱杨柳枝,侧身而立。

观其用笔,即知画外功夫之深厚。用工笔淡墨勾勒,线条简洁流畅,转折之处顿挫有力且富节奏感,充分利用白描虚实张弛,富于节奏变化的特点,描绘出一幅蛾眉凤眼、面目端庄秀丽、彬彬有礼的菩萨形象。

这幅观音像是张大千人物画中的珍品,落款为“蜀郡清信弟子张大千爰”。观音像现存于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

另外,1944年,张大千作《游麦积山》镜心一幅,赠予大收藏家刘梁年,题识:“微霜初欲落,细雨止还蒙。一水牲儿绿,千林柿子红。踏空礼诸佛,拔地起群龙。钟声朝昏静,无人说赞公。天水游麦积山作。甲申闰四月。大千张爰。”钤印有四:张大千、蜀客、人间乞食、大风堂。

张大千,四川内江人,(1899—1983)中国泼墨画家,书法家。张大千自幼随母学画,1917年与兄善同赴日本京都,学习绘画及织染工艺。1919年返上海,拜会农髯、李梅庵为师,学习诗文书画。1929年任第一届全国美展干事,1933年任南京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一年。1941年至1943年间赴敦煌,临摹敦煌壁画。1949年到香港,1952年移居阿根廷,次年居巴西,1969年居美国,1977年回台湾定居。

20世纪50年代,张大千游历世界,获得巨大的国际声誉,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他与二哥创立“大风堂派”,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泼墨画工。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因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故又并称为“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与黄君璧、溥心畲以“渡海三家”齐名。二十多岁便蓄着一把大胡子,成为张大千日后的特有标志。张大千先生作品由于过于珍贵,列入限制出境保护名单内。

张氏精鉴别,富收藏,曾出版《大风堂名迹集》四册。诗文亦精妙。仍以书画用力最深,于山水、花卉、人物无不精擅,画艺蜚声国际。早年专注于传统笔墨,于石涛尤见功力,其作足可乱真。赴敦煌后,画风转呈丰丽细润,嗣后成立一己风格,气韵高雅,笔精墨妙,深得文人画神髓。晚年画风再变,好用青绿及水墨作大泼墨。苍莽不羁,淋漓尽致。


我有话说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