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州三杰”之郭凤鸣书法

编辑:袁鹏辉来源:天天天水网发布时间:2016-03-10 浏览次数:

文◆王焕新

清代中期,在碑学思潮的影响下,部分书法家开始从魏碑中寻找突破馆阁体的道路,从而开始了书法史的碑学时期,涌现出邓石如、何绍基、伊秉绶等一大批风格独具的书法家。秦州虽地处西北一隅,但也出现了明显追求碑学风味的书法创作现象,其中秦州郭凤鸣成就最高。但由于郭凤鸣在外地做官,文献资料不足,其书法成就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书画1_副本.jpg

郭凤鸣(1826-1894),字瑞岐,号石樵(石桥),秦州石佛镇人,和秦州吴西川、秦安孙海并称“秦州三杰”。清咸丰八年(1855)中举,二次上京会试未中。历任四川省定远知县、石柱打箭炉厅事,奉命到涪州办公事,有政绩,上司正欲补为通判,因子夭亡,忧恸而卒,享年六十八岁,葬于成都。著有《微花馆诗文集》。郭凤鸣是秦州进士任其昌的亲家,任承允在《吴郭剩稿合刊序》中说:“舅氏齿少于蜀江师五龄,乡试则早十五年,一试春闱不售,以家贫亲老由米捐得知县,分省山西,旋改四川同知,浮沉宦海,郁郁不得志。年近七旬借补一通判,未及奉部覆而病殁,身后子幼,百事零落,灵舆且不得归,客葬锦城,遑问其他。以服官久,乡曲后学至举其姓字而或茫然,此尤可慨也。”

郭凤鸣学习书法文献资料匮乏,因为参加科举考试,早期书法面貌应该是馆阁书法一路。在打好楷书的基础后转益多师,视野开阔,取法范围渐广。从天水市博物馆收藏的郭凤鸣行书八条屏可以看出其晚期书法取法的丰富多彩。该作品八屏,画心纸本,纵177.5厘米,横47厘米。行书。每纸三行,书古人书论一则。最后一屏款署“敬轩大兄属书即希法正,石樵郭凤鸣”。“敬轩”无考,但以六尺的大尺幅、八条屏的数量和所写古人书论的内容,可见“敬轩”可能是一个在天水有较高身份地位和书法修养的饱学之士,而较好的作品品相,说明这件作品在敬轩保存期间一直受到很好的保养和收藏。因此这件八条屏应该是郭凤鸣精心创作而成,也是郭凤鸣书法的代表作。

从这件行书八条屏中可以看出,郭凤鸣对颜真卿、何绍基特殊的喜欢。行笔纯用中锋,笔笔送到,因此点画遒劲有力,虽点画末端也是神完气足。尤其是长线条中细微的提按变化,更加增强了点画的力度,如长枪大戟,一波三折,跌宕有致,达到了屋漏痕的效果。在字的结构上,中宫紧收,斜画舒展,欹侧多姿,飘逸生动。

郭凤鸣碑帖融合的书法创作思路,是建立在其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和对书法艺术发展规律深刻地把握基础之上的书法创作的必然王国,对当代书法创作和研究也具有明显的借鉴意义。只是郭凤鸣常年在外地为官,在家乡反倒默默无闻了。

书画2_副本.jpg


我有话说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