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维生始收藏

编辑:袁鹏辉来源:天天天水网发布时间:2016-04-18 浏览次数:

文◆赵畅
  身兼书画家、收藏家、造园师与烟斗鉴赏师的黄永玉说过,如果当年只玩木刻,并满足于以此谋生一辈子的话,他人生的经度与纬度都会萎缩很多。“你们能看到的洒脱人生也就不存在了”。
  信然。如果黄永玉先生只玩木刻,且将木刻作为其谋生手段,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木刻匠师,而很难像现在这样成为一代多维度的艺术大师。为何?因为“维生”的需要,终将有意无意地束缚其思想观念、桎梏其艺术创新,以至制约其精神升华。他或许可以在木刻技艺上玩个炉火纯青,但终究难以独树一帜、超越前人,说白了,在追求经济效益的路上更多复制的是产品而不是艺术品。与此同时,也还是因了“维生”,他更不可能延伸涉足其他艺术领域。如此,“人生的经度与纬度都会萎缩很多”,也是想象中事。
  靠玩一样东西来“维生”且玩得精彩万分的人,或许有,但定然属于凤毛麟角。更多人若为“维生”而玩,通常也玩不大、玩不好。玩收藏也是一样,绝不要以“维生”为目的来玩,这不现实,也没有必要。
  为什么不推崇为“维生”玩收藏呢?原因很简单,收藏是一个不断积累知识、滋养眼力而厚积薄发的过程,一般不可能靠此“维生”,尤其对一个鱼目混珠、假冒伪劣品泛滥的收藏市场而言,收藏者欲“捡漏”,几无可能;二者,从整个收藏界的情况看,一些高档次藏品几乎被大藏家们收藏殆尽,不逢特殊情况,他们决计不会随便拍卖转让,也就是说,在市场上流转的藏品即便是真品,大凡也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东西,靠此增值“维生”又怎么可能?三者,真正的收藏,其着眼点并非在乎物质价值而是在于文化价值,只有憧憬于文化价值,才有可能往收藏的深处里玩,并玩出可持续的无限兴味来。
  对一个普通的收藏者来说,若能摒弃“维生”的陋念来玩收藏,那么相对比较容易玩出平和的心态、丰沛的趣味。收藏一旦为物质价值所囿,收藏者就极有可能为藏品物乏所值,抑或为收藏吃药而闷闷不乐以至大发雷霆,而不为“维生”所缚,或能远离伤心伤肝,并为每一次的上当受骗而“快乐”——“吃一堑,长一智”。
  不为“维生”玩收藏,学收藏爱收藏,涵养收藏精神,提升收藏境界,则是可以慢慢做到、渐渐接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