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回忆为江泽民当警卫:专车曾险些出事故

编辑:朱君芳来源:中国警察网发布时间:2016-04-18 浏览次数:

核心提示:当车队缓缓驶离宾馆,01号丰田牌面包车即将驶出大门之际,不知怎的?由北向南开过来一辆公交车快速插进首长车队。该公交车在险些与01号专车相撞的情况下,也没有减速,而是继续行驶。当地区公安处的警卫车上用高音喇叭断喝“公交车马上停靠便道” 时,方才化险为夷。 公交车让出车队后,首长的车队才得以安全驶出宾馆大门。

记得那是1991年9月18日,恰好是夏令节气过去的第三天。这一年我26岁,参加公安工作7个年头。那天我一进局里,就被杜培军副处长叫住,杜培军表情非常严肃地对我说:“树生,经组织研究决定,现在派你去执行一项非常特殊的保密任务。”

“什么特殊任务?”这还是我从警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我好奇的问。

“警卫中央一号首长的安全。”杜培军答道。

旋即,我回家准备行李,母亲疑惑地走过来问我:“你今天不是去上班了吗?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单位安排我去外地出差,我回来拿几件换洗衣服。”我对母亲说。

“去哪儿出差呀?”母亲又问。

“北京。”其实我家与邯郸宾馆近在咫尺,平生从未给母亲撒过谎的我,第一次向母亲扯了谎。

警卫对象揭秘

下午,时钟刚刚敲过2点。

位于中华大街博物馆对面西侧的邯郸宾馆院子里,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宾馆服务员不认识的陌生人。

走到近前,我才看清我们五处这次一共来了8个人,分别是杜培军、付积庆、陈福禄、申偏生、李福常、郭炳献、郝允辉和我。在这里,我还遇到了许多市局机关其它处室不常见面的同志们。

接着,市局第八处的吴处长招呼大家一起去宾馆1号楼开会。会议由八处吴处长主持,副处长张双喜布置各单位的具体任务。张双喜先清了清嗓子,他明显有些紧张,带着颤音说道:“同志们,从现在开始,大家一律不准迈出宾馆大门,活动范围仅限于宾馆院内。必须严格保守此次警卫任务的绝对机密。我们这次警卫的对象就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另外还有陪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信将军、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以及其它党和国家机关、省委、省政府官员共计21人,其中里面有中央警卫局局长。”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们在座各位同志们的任务是负责江泽民总书记住宅的安保,任务是十分艰巨和困难的……”

接着,张双喜开始布置各单位具体任务和划分责任区域:“三处的同志负责宾馆大门的安全,必须严格盘查进往宾馆的所有车辆;一处与七处的同志负责1号楼内楼道走廊的安全;四处与五处的同志负责院内和首长专车的安全。”

最后,张双喜又对全体安保人员的食宿进行了安排:“宾馆1号楼里安排的全部是中央首长以及省地市级领导,参加这次警卫任务的所有人员都住在宾馆2号楼,警卫人员一律在大餐厅就餐。”

2号楼是宾馆东侧的一栋南北走向的楼房,楼房的东墙外就是中华大街。我被分在127房间,里面有3张床,和我一起住宿的是老干警付积庆和郭炳献。

下午4点多,我们五处和四处商量了两个处之间如何换岗执勤,最后决定两个处的同志们各分一班,实行换岗轮班,五处先上岗,隔四小时后四处同志们来接替,以此类推。

接着警卫处副处长张双喜过来又叮嘱说:“你们的任务就是要保证1号楼的绝对安全,以及总书记专车的绝对安全。宾馆的院墙外,市局已经安排丛台分局和邯山分局各派20名民警,分责任区对墙外实行24小时严密把守。尽管这样,你们也不能掉以轻心,麻痹大意,要一万个小心地加倍警惕啊!”

晚上,我刚刚入睡,就听到有人敲门:“该换岗了”。

排查每个安全隐患

我拉开台灯,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一眼腕上的表盘,时针和分针重合在一起—0点整。

新的一天在黑沉沉的夜色里来临了。我和付积庆、郭炳献并走出2号楼,马上抖擞精神适应环境,进入工作角色。

院子里的情况十分复杂,宾馆其他的楼房照常营业,来来往往的住宿人员来自天南海北,而且成份复杂多样。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必须在总书记到来之前,再次对院子的每个角落进行安保搜寻,排查隐患。我们每人手里都攥着一个能装3节电池的长把手电筒,认真仔细地检查着院子里的每一个可疑角落。

排查完隐患后,我们开始分段包干固定哨位,每两人一组负责一段责任区域。我和郭炳献分在了1号楼南门前面,站在哨位向东望去,一眼就能看到宾馆大门外的中华大街和对面博物馆广场的喷水池。

在这个不眠之夜,偌大的宾馆院子里,邯郸地区专员、市委书记、市长、地区公安处长、市公安局长的各种车辆来来往往,穿梭不绝,显得异常繁忙。

当我巡视到宾馆停车场,看到众多的汽车群里有3辆大型面包车特别显眼。其中一辆是丰田牌,牌照号首位数是01,另2辆都是三菱牌,牌照号首位数分别是32和33。

我走近3辆面包车,发现这3辆车挡风玻璃上都贴着醒目的红色特别通行证。凌晨4点,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房间休息。虽然这时我特别疲倦,但不知怎的却迟迟难以入睡。

大概8点钟左右,我吃罢早饭从餐厅出来时,四处一个不知姓字名谁的老同志特别激动兴奋地对我说:“总书记来了,车队刚刚开进来。我看见江泽民真人了,他还戴着眼镜哩。”

首长专车险些出交通事故

8点多,我和付积庆正站在1号楼的东南角认真地担负警戒任务时,从1号楼北门方向由北向南开出首长车队。行驶在最前面是市局警卫处的开道警车,紧随其后依次开来的是我晚上在停车场看到3辆贴有红色通行证的面包车。

我看见江泽民总书记坐在01号丰田牌面包车里,果然他坐在司机座位后数第2排靠窗子的座位上。江泽民亲切和蔼的脸庞上架着一副黑边眼镜。只见车内的江泽民身穿灰色上衣,有力地挥舞着右胳膊正兴致勃勃地与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谈论着什么。

当车队缓缓驶离宾馆,01号丰田牌面包车即将驶出大门之际,不知怎的?由北向南开过来一辆公交车快速插进首长车队。该公交车在险些与01号专车相撞的情况下,也没有减速,而是继续行驶。当地区公安处的警卫车上用高音喇叭断喝“公交车马上停靠便道” 时,方才化险为夷。

公交车让出车队后,首长的车队才得以安全驶出宾馆大门。

上午,我思想高度紧张地和付积庆一起在1号楼南门前面担负警戒,随时盘查着经过宾馆1号楼前的每一位可疑行人。宾馆院子里种的月季花和高大的针叶松树,错落有致地点缀在整齐的万年青树丛里,柏油铺成的便道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位市委领导的司机告诉我,总书记正在肥乡县看棉花,上午总书记还要去烈士陵园谒陵,回宾馆后还要和全市地市级以上在职或退休老干部合影留念。

我和付积庆绕到1号楼北门时,看到1号楼北边的小广场上摆放了许多椅子和凳子。我估计这里应该就是总书记与大家合影地方。

“第一夫人” 王冶平印象

临近中午11点,从宾馆外面驶进4辆天津大发小型面包车,车停在1号楼北边小广场东侧后,从车上下来几十个老同志,其中不少人还拄着拐杖。

正在这时,从宾馆外又驶进2辆桑塔纳轿车。行驶在前面的是开道警车,2辆车稳稳停靠在1号楼北门外之后,江泽民的夫人王冶平从后面车子里下来。王冶平上身穿一件灰色和浅绿的搭配的大方格厚褂子,脚穿一双黑色系带方口布鞋,看起来极其平常朴素,咋一看就像邻家的阿姨。

早已等候在楼门前的地、市领导见王冶平下车后,赶忙快步上前伸出双手,王冶平此时也笑容可掬礼貌地与对方一一握手。

王冶平进楼后的不大工夫,江泽民总书记一行的车队也缓缓驶到1号楼北门外。

江泽民下车后,我看清了他身穿一身深灰色休闲服装,在一大帮陪同人员的簇拥下,健步来到了地、市级干部们面前。

江泽民来到人群前面,给早已在小广场等候照相的人们招手致意,老干部们见此情景便大声地鼓掌欢迎。江泽民与站在前排的老同志一一握手,站在后排的人也想与总书记握手,由于想与总书记握手的人太多,一时握不过来,江泽民就双手抱拳,环顾左右,以示敬意。期间,邯郸军分区的2个上校还向江泽民行了举手军礼。

接着,照相开始。

下午3点多,江泽民一行人员去邯钢和国棉三厂视察。

高度紧张的一天很快过去了。

送别江泽民同志

20日,凌晨0点,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和申偏生一起在院子里巡哨。此时此刻,寂静的院子里没有任何响动,宾馆1号楼也是黑洞洞的没有一丝亮光。也不知现在总书记是否安然入睡。

……

凌晨2点,我们下了岗哨。早上7点,我正在迷迷糊糊地似睡非睡的时候,被外面的一片嘈杂声惊醒。我连忙以最快的速度穿衣下床,蹬上鞋子跑出门外看个究竟。

此时的宾馆1号楼四周围聚满了身穿公安制服和身着便衣的警卫人员。原来江泽民同志一行马上就要走了,穿制服的同志是负责送总书记去火车站的警卫人员。

闻讯赶来的安保人员,都想在江泽民离邯前,再见他一面。这样一来,院子里就聚集了许多人。宾馆的服务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纷纷跑过来一看究竟,被我们一一挡驾。

7点45分,江泽民一行20余人缓步走出1号楼。有几个工作人员把许多皮箱装到1辆桑塔纳轿车上先走了。

江泽民第一个走上车,等他坐定后,其他人也陆续上了车。

这时,全体安保人员自动后撤到2号楼的西门口,大家整齐地排列两厢,向1号专车上的首长行注目礼。徐信大将向我们招手致意,我们大家也连忙向首长不挥手。还是警卫处吴处长反应快,他立正站好,向车队行了个标准的举手礼。

车队迎着旭日东升的灿烂朝霞,缓缓驶出了宾馆大门,然后沿着中华大街向南的方向徐徐开走。

能够参加这次警卫任务是我终生难忘的荣耀,必将成为自己人生永不磨灭的记忆。

【郑重提示】凡本网注明“天天天水网-天水日报讯”、“天天天水网-天水晚报讯”、“天天天水网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水日报社。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天水日报社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天水日报社授权使用作品的(天水政府网、天水党建网和各县区政府网站和外阜媒体),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天天天水网”。否则即涉嫌侵犯天水日报社法定权利,依法将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凡已涉嫌侵犯天水日报社版权的单位、个人,应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若继续置若罔闻,天水日报社将通过法律手段追究其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天天天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我有话说
最热评论
天水速购推荐